聚焦|霍尔果斯之后,影视人的西部“进击之路”在何方?

浏览量:94 次


从6月到10月这段时间内,共有226家公司发布了注销公告。从曾经的“避税天堂”到“集体逃离”,霍尔果斯俨然成了影视人的炼狱。一个霍尔果斯倒下了,还会有上百个偏西部城市等着影视人的到来。

近年来,为了吸纳人才进行招商,发展当地经济文化,不少偏西部城市陆续开放优惠政策。但西宁、西安、平遥、银川、大同这些城市,真的有“带货能力”么?

作者|小虫

崔永元曝光“阴阳合同”后,补税缴税闹得行业人心惶惶,霍尔果斯迎来影视文化公司的“大逃离”。据《伊犁日报》公开数据显示,从6月到10月这段时间内,共有226家公司发布了注销公告。从曾经的“避税天堂”到“集体逃离”,霍尔果斯俨然成了影视人的炼狱。


图源:网络

一个霍尔果斯倒下了,还会有上百个西部城市等着影视人的到来。近年来,为了吸纳人才进行招商,发展当地经济文化,不少西部城市陆续开放优惠政策。就在国庆档结束后的 10月,就有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平遥国际电影展、银川互联网电影节“集体扎堆”在同一时期举办。与此同时,备受国内电影人关注的釜山电影节也在这个10月刚刚落幕。

除去上海国际电影节和北京国际电影节,目前国内电影人常参加的FIRST青年电影展、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平遥国际电影展、银川互联网电影节以及刚落地山西大同的成龙国际电影周,似乎都很热衷在偏西部城市举办。但西宁、西安、平遥、银川、大同这些城市,真的有“带货能力”么?

  

1

偏西部城市的电影节为何越来越多?

就如随处可见的霍尔果斯影视公司,近几年偏西部城市举办的电影节也越来越多。

FIRST青年电影展可以说首开先河,已经在青海省会西宁连续举办12年,虽然从北上广等城市出发会比较艰难一些,但长达十年以上连续举办已经证明这个影展的必要性,已陆续走出忻钰坤、张大磊、董岳、文牧野等杰出新导演。

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今年是第五届,陈凯歌、黄建新、杨亚洲、张嘉译、闫妮等从西影厂“走出来”的知名影视人都回到故土,成龙、景甜、关晓彤、吴克群、俞飞鸿及电影剧组《胖子行动队》、《在乎你》、《天下无拐》等也参与亮相。

成龙国际电影周已是第四次举办,地点选在了山西大同,而其前三届都是在每年6月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一起举办。此次不仅改变了地点,时间也选择了与FIRST同期的7月份,凭着成龙的号召力,杨紫琼、文隽、陆川、黄晓明、白百何、吴京、王宝强、陈思诚、洪金宝等业内名人也都积极参与,黄晓明、周迅、杨幂、佟丽娅等10余位明星还参与到成龙号召的脱贫攻坚战公益活动。

平遥国际电影展与银川互联网电影节都是第二届举办,与成龙国际电影周一样,平遥国际电影展凭借着贾樟柯导演在国际国内的影响力,虽是电影节领域的新秀,两届举办下来已经陆续邀请到吴宇森、冯小刚、范冰冰、徐峥、杨幂、姚晨等业内知名电影人,还有马克·穆勒、李沧东等国际知名电影人。相较之下,在宁夏银川举办的银川互联网电影节名气要小一些,知名一线影视人很少到场,不过该电影节主打互联网特色,可以说是比较独树一帜了。

不过,除去7月举办的FIRST青年电影展和成龙国际电影周,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平遥国际电影展与银川互联网电影节都选择在10月“扎堆”举办,可以说竞争十分激烈了,不少电影人要连续多地赶场参与。比如今年大火的“山争哥哥”徐峥不仅要在《我就是演员》里担任导师,还要分出时间参与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和平遥国际电影展。

与上海国际电影节、北京国际电影节来看,国内电影人对于这些偏西部城市举办的电影节也是“趋之若鹜”。且除了这两大国际电影节和浙江青年电影节外,国内的电影节大部分也都在西部城市召开,这一点值得玩味。

1、主打差异化和区域特色。

   

比如最早举办的FIRST青年电影展,主要就是以扶持行业新人为目的,其最初成立于中国传媒大学,只是传媒大学的FIRST校园短片活动。不过,创始人宋文和李子为把活动地点放到了西宁,除了当地政府支持,也主要在于“差异化”和“区域特色”。

在北京、上海主打精英、高端人才标签,而当时也已经有上海国际电影节等规模成熟的电影节,FIRST青年电影展主打“青年”“独立”标识。从其近年来走出的《心迷宫》、《八月》、《暴裂无声》等电影来看,文艺小众仍是其主打电影特色。而西宁市政府对于电影展的支持力度也相当大,尤其在早期三年,西宁市政府对影展曾陆续投入数百万扶持基金。如今每年7月不远路途艰辛参与FIRST已经成为影视人的必去电影节之一,“路途遥远奔波,路费酒店费用都不便宜,但仍然有很多人来,就是想看一些不一样的东西。”FIRST青年电影展策展人高一天曾对记者提过这点,当时一位业内投资人也对记者表示,来这里就是想挖掘一些有潜力的新人和项目。

2、主办人的生活成长背景。

    

平遥国际电影展的举办很大原因得益于创始人贾樟柯,作为独立的知名导演,贾樟柯在国内上映电影虽屈指可数,但在法国戛纳电影节却有着显赫的影响力,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曾为其电影《江湖儿女》站台,韩国知名导演李沧东也参加了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

贾樟柯喜欢讲述家乡的故事,早期有故乡三部曲《小武》、《站台》《任逍遥》,近年来的《山河故人》、《江湖儿女》里的人物和故事也多有家乡山西的影子。在法国等国际上,贾樟柯的电影和家乡平遥也很有名气。冲着平遥国际电影展,每年这个时候会有不少国外游客和电影爱好者会来到平遥,还记得参加第一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时,已经有滴滴司机抱怨,“现在开车还得懂点英语,否则沟通不畅。”而以往很早就进入旅游淡季的平遥古城,也因为节日的到来出现了旅游旺季。

3、国家及政府优惠政策推动。


今年成龙国际电影周选择在山西大同举办,主要在于大同市政府对文旅产业发展的重视和大力支持。比如成龙国际电影周召开的同时,成龙与当地政府还发起了脱贫攻坚战公益活动,成龙国际电影周以往作为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一个电影单元,此次依托大同政府能够单独出来举办,并有着公益形象的助力,也能更好的彰显特色,并独立出来。

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则被给予了更高的期望,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西安电影制片厂为主导,曾走出了吴天明、陈凯歌、张艺谋等国内知名电影人,并诞生了《人生》、《老井》、《黄土地》、《红高粱》等杰出作品,并在国际斩获各大奖项。那时候可以说是中国电影与国际接轨最接近的时刻。如今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政策的实施,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举办方背后也有国家电影局、陕西政府的支持,可以说是带着很高的期望在振兴中国西部电影。

2

西部电影节的路好走么?

事实上,同处文化经济发达地区,北京国际电影节相比上海国际电影节就差了不止一个档次,而2018年北京国际电影节参展公司也明显少于2017年。不少熟悉的影视公司工作人员也曾向记者透露,影展展台的意义不大,展位资金主要想投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

也有业内人士感慨,中国的电影节越来越多,但好电影越来越少了。随着各类电影节应运而生的,还有各种新人扶持计划,据不完全统计,单近十年公布的28项青年导演扶持计划,所涉及金额就超20亿元,而FIRST青年电影展也有专门针对新人设立的创投奖项。但这些创投会和新人扶持计划到底有多少落地,起了多大作用?

主打差异化的独立影展,影片虽多为文艺小众作品,口碑却很不错。比如从FIRST走出来的忻钰坤导演的《心迷宫》、《暴裂无声》,张大磊的《八月》、董岳的《暴雪将至》,这些作品在业内口碑和知名度相对不错,《暴雪将至》主演段奕宏还在2017年东京国际电影节拿下影帝,张大磊《八月》也拿下2016年台湾金马奖最佳影片,可以说是对FIRST影展的很大肯定。而曾经从FIRST成长的新导演文牧野也凭借《我不是药神》在2018年成为业内享有名气的新人导演,高达9.0评分和超30亿元票房,文牧野的导演生涯起点很高。

不过FIRST终究还是在于扶持新人的初级阶段,这些新人能否在这个行业走的长远,还是在于个人才华和机遇。胡迁的《大象席地而坐》公映之前,导演胡迁因为与监制的矛盾,最终选择与世长辞,而在戛纳电影节、香港金像奖、台湾金马奖,这部作品却得到了认可;文牧野能拍出《我不是药神》这部具有时代意义之作,也少不了宁浩的赏识,记得宁浩曾向记者透露,他是在北影毕业短片影展上看到文牧野的作品,决定签下他的。

“电影节主要在于权威性,有的电影节对新人来说机会还是比较少,很多拿不到投资。近年来国内电影节和影展大多自娱自乐比较多,权威性的比较少。”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向记者谈到当下国内电影节的症结所在。

1、大咖流量明星支撑的热度,特色还未显现。


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虽已连续举办5届,参加的行业人士也多聚集了业内一线大咖们,但在影响力上来说仍旧较弱。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有来自68个国家565部报名影片,重点也多放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作品,而近年来在国内受欢迎的除了好莱坞作品,也基本在韩国、印度、泰国、日本等周边国家,“一带一路”线上国家作品很难普遍推及。

第二届银川互联网电影节的处境更“尴尬”,出席的知名人士王姬、李明启在当下很难有广泛关注度,而主打的新闻也多以未到场的周迅、吴秀波等一线大咖为吸睛点。不过银川互联网电影节主打“互联网”特色,区别于专业的金马奖、金像奖,而是专注在发展势头强劲的网络电影,“互联网电影会是未来影视行业的发展主力军”,银川互联网电影节秘书马孝礼曾谈到举办原因,而当下网大盈利模式也初步凸显,一位业内人士曾向记者透露,他们公司出品的网大在平台上线三天就已经成功回本,而网大也开始摆脱LOW的标签,逐步走向精品化。

2、影展与城市的共生效益不明显。

FIRST青年电影展之所以能够得到西宁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也在于当地政府想借助电影文化拓展当地旅游经济,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吸引而来的游客多是慕名而来的影视人士。而据记者参与经验来说,去一趟西宁所花费的时间和各种费用并不在少数,除非工作需要和电影喜好,几乎很少能拉动其他游客前来。

FIRST所主打的独立标签,也让影展上的作品特色多为个人化,这种偏文艺基调的风格与想要拉动经济的商业属性有些“格格不入”。虽然影展举办并非冲着商业化,但FIRST年年负债的情况对于其运转来说,难度并不小,而在参加影展的记者阵容里,就因为预算不足,分为官方“包住行”阵容和“自费”阵容,难免引起一些不公平的抱怨。

与FIRST青年电影展相同的是,成龙国际电影周也是当地政府欲借助文化软实力,打造城市形象品牌和拉动经济的重要举措。但举办主委会都是在活动举办时间,才会在大同集中驻扎,成龙邀请的黄晓明、洪金宝、吴京一众明星也只是出席活动助阵。目前电影周的举办除了成龙个人效应和明星热度外,并未能将活动与大同本地文化特色很好的结合起来。相比较平遥国际电影展,当地人民对于成龙国际电影周的举办并没有太多关注度。“成龙与大同文化的结合很难匹配,相比贾樟柯就是山西晋中当地人来说,少了一些故乡背景基因,不够接地气。”一位同行分析道。

3、新人扶持力度上还有待落地。

偏西部城市的几个电影节中,FIRST因为举办时间较早,在一些独立电影人中还有着不错的影响力,前面提到的忻钰坤、张大磊、董岳、文牧野都曾从这里寻找机会。胡迁的《大象席地而坐》也得益于FIRST组委会与片方的协商,得以在戛纳电影节、金像奖、金马奖等重要电影节放映,并获得认可。

但整体上来看,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银川互联网电影节、成龙国际电影周还相对“年轻”,影展主要以当下热映影片和知名人士出席活动为亮点,在扶持新人力度上还有待落地。记得在参加北电导演进修班毕业短片活动时,面对着市场上各类电影节,这些新人导演们大多寄托希望于国际上比较知名的影展,很少有人会主动选择国内的电影节。

而在资金扶持上,国外不少电影节对于新人扶持力度都相对成熟完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路过未来》的导演李睿珺之所以能坚持个人电影特色,在早期欠债累累情况下支撑下来,就在于他通过参加国外电影节获得不错的奖金,既还清债务又能继续研究个人电影。而在国内,大部分导演想要保持个人特色是很难的,《大象席地而坐》的导演胡迁就是个失败案例。

3

中国西部电影发展离美国西部电影还有多远?


早期,中国电影最开始的摇篮就在西部,主要以西安电影制片厂为主,比如谢天明、陈凯歌、张艺谋为主导的早期电影人都是出自这片土地,陆川的代表作《可可西里》也选择拍摄西部地域,并能很好的与国际接轨。而近年来感动中国电影观众的《七十七天》、《冈仁波齐》等户外电影也选择西部出发。

国内不少电影人在拍摄中国西部电影时,也喜欢借助美国西部片的模式。西藏题材电影《金珠玛米》导演杨蕊在拍摄这部电影时,也比较推崇美国西部片的主题和形式,摒弃了传统西藏题材的红色基调,战争的大背景下以感情和信仰为主要点缀。

不得不说,近年来国产电影数量虽然陡然上升,但能打的作品不多了,喜剧片、爱情盘占据中国电影半壁江山,观众审美开始疲劳,在最近的国庆档,内地电影也有弱于北上港片的趋势。就连张艺谋新片《影》也多被业内人士认为不如其早年的《红高粱》,陈凯歌近年来的《无极》、《道士下山》、《妖猫传》也很难取悦观众,巅峰时期的《霸王别姬》是很难企及了。


电影《霸王别姬》剧照

随着中国西部电影的式微,华语片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越多越远,国际合拍片虽比比皆是,但多水土不服。张艺谋主导的合拍大片《长城》在奥斯卡颁奖礼遭到群嘲,近几年送往国际的华语片基本颗粒无收,再也不复《红高粱》、《霸王别姬》时的风采。中国的西部电影,随着张艺谋、陈凯歌等电影人往北上广经济文化中心的发展,西部电影特色在消失,与国际脱轨也越来越明显。

中国电影发展初期,是资金最缺乏的时刻,新人入门坎坷的阶段,却也是中国西部电影发展最成熟、与国际接轨最接近的时刻。当下,西部城市的电影节是多了,但优秀的电影人和好的作品并没有成正比增加,期待越来越多的电影节带动电影更蓬勃发展。


烹小鲜的大家庭,热烈向你敞开怀抱~


1

END

1

【往期精彩内容回顾】

从《租界少年热血档案》,看爱奇艺执着探索青春热血新模式

《游泳先生》收官,看芒果TV如何以独特视角布局青春,突破青年文化圈层

【烹小鲜】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

新浪看点|网易号|凤凰网

新浪微博|企鹅号|UC头条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聚焦|霍尔果斯之后,影视人的西部“进击之路”在何方?